主页 | 评论 美女,丑女 2002-12-1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当今中国,淫秽业倡盛,歌厅、发廊、酒吧、洗浴中心里的性交易泛滥

政府是屡抓不止、屡禁不止,因为有市场需求,有钱可赚

有源源不断的年轻女性提供人力资源,就有人冒险,就有人出卖色相

有的出於自愿,有的被逼无奈

但不是谁都有资格来出卖色相的

在这种商业化的短期性交易中,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必须满足一个条件,就是长相娇好,年轻自然不必提了

所谓的“寻花问柳”对於前来寻求性服务的男人来说,寻花问柳必须是鲜花和翠柳才有可寻可问的价值,残花败柳、面目可憎的是无人问津的

而另一行业对女性的要求截然相反

那就是中国同样也非常猖獗的贩卖妇女业

同样地,政府屡抓、屡禁不止

也同样因为有市场需求:穷苦的农村地区男人娶不起老婆,村里的姑娘都跑走给城里人提供消费去了

贩卖妇女有钱可赚,唯一的问题是生源缺乏

很少有人愿意被卖去做人老婆,而且在一些极穷困的地区,还是几个兄弟合娶一个老婆

所以大都给拐卖的妇女都想方设法逃跑,有的甚至在生了孩子之后,还想法子跑

精明的人贩子根据生源少,且不稳定这么个特点,在定价的时候就来了个跟前面色情业截然相反的价格标准:长相越丑的,卖的价就越高

原因是丑的容易死心,在被逼无奈做人妻生人子之后,安身立命的可能性比长相姣好的要高

这个跟人类普遍的审美标准背道而驰的做法,在正常情况下是违背市场规律的,可不幸的是在这个贩卖妇女的这一特殊行当中却大行其道

可悲的是,不论是美女、丑女,都是被用来交换的商品、被用来消费的对象和使用的工具

不论是千姿百媚的青楼小姐,还是面目可憎的农家少妇,都没有被当作人来看待,更不要提享受人的尊严了

她们的市场价格的不同,似乎只在她们被使用时间的长短

在歌厅、酒肆里服务的小姐,作为短期消费的对象,需要的是美貌,而被卖到农家的妇女,作为长期的性消耗对象和生育工具,男人需要的是稳定,就象党需要稳定一样

至於美貌,那些穷苦的男人暂时还没有能力享受

民女为娼和拐卖妇女是世界上两件为人不耻的侵犯妇女利益的大丑事,不幸的是这两件恶事在中国都很严重

这不仅跟贫穷有关,更跟政府的妇女政策有关

中国政府应该调整它的妇女政策,除了在城市对妇女提供就业和社会服务上的方便,尤其更应该关心农村妇女的生存状况

她们是中国共产党建政50年来最被忽视和遗忘的群体,也是最受压迫,最可怜的,中国最底层的社会存在

政府应该在广泛调整农村政策,改善农民经济状况的同时,给农村妇女提供必要的社会保障和法律服务,使她们活得稍微有点尊严,不至于因为创下全世界自杀律最高这么个可悲的记录而被世人短暂提起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高瞻)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